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 利来国际最老牌的 > 不换水表就断水是何道理

不换水表就断水是何道理

  近日,吉林乾安县居民刘先生心情郁闷,自家的卡式水表并没有出现故障或者损坏,但水务公司却要求强行更换,并收取了600元钱。目前,像刘先生一样,该县城的其他居民,也正在陆续遭遇强制换表之痛。记者深入调查后发现,该县水务公司竟然姓“私”,更换水表时未经有关部门批准,使用的是10年前的批件,并涉嫌乱收费。

  9月19日,乾安县几位居民向本报吉林记者站反映,从今年春天开始,该县水务公司强行将居民家中还在正常使用的卡式水表报废,更换该公司自行购进的卡式水表。居民王先生说:“我家里的卡式水表是好的,计量十分准确,没有发生过任何故障,县水务公司说换就换了,每块水表必须交纳600元钱。”

  乾安县水务公司收费更换水表一事,受到当地居民的抵制。很多居民认为不合理,他们认为水表是供水系统中的一种设备,即使更换新表也不应该让居民买单,县水务公司应该承担这笔费用。然而,正在居民们据理力争时,一些前往县水务公司营业大厅交纳水费的居民却被突然告知,没有更换水表的住户,每户只能卖给10吨水,这些水用完了还不同意更换水表,县水务公司将不再供水。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很多居民只好压抑住心中的不满,非常不情愿地交了水表费。与此同时,部分居民向有关部门反映,希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但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或结果。

  近日,记者来到乾安县,就居民们反映的县水务公司强制收费更换水表问题,对乾安县城的部分小区进行了入户调查。在梧桐大路附近的一个小区,记者看到很多居民家中更换了水表。居民张先生拿出了两张票据,一张是收费50元的正规发票,收费项目是维修费。另一张是白条子,收费项目是水表款,收费金额为550元,白条子上面盖着“乾安县水务有限责任公司”的现金收讫章。

  接受采访时,张先生气愤地说:“我个人认为这就是乱收费,县水务公司以独占的自来水资源相要挟,将本该企业自身承担的改造费用强行转嫁到居民身上。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介入调查,给居民一个说法。”居民杜先生则认为,水表和电表一样,都是一种计量工具,更新时应该由水务公司承担费用,就像到市场上买菜一样,卖菜的能向买菜的要秤钱吗?

  记者就此事与乾安县水务有限责任公司经理李义取得联系。李义称自己正在去辽宁出差的路上,将安排公司的张经理说明此事。记者询问更换水表和收费一事是否经过有关部门批准,李义经理称有批件。

  在乾安县水务公司办公室,张经理向记者表示,该公司更换的都是2008年以前安装的旧表,此次更换的新表计量更加准确。乾安县城有1万多块水表需要更换,截至记者采访时,该公司已经更换完1000多块水表,其他的水表正在陆续更换之中。

  谈到此次更换水表是否经过有关部门批准时,张经理拿出了一个由县发改局签发的批件。记者注意到,该批件的落款日期为2004年,是10年前的批件。面对记者的质疑,张经理称该公司只有这个批件,没有新的。采访中记者获悉,乾安县水务有限责任公司是股份制,51%的股份属于个人,49%的股份属于当地政府。原来,该公司于10年前成立时,县发改局签发了一个同意更换水表的批件。没想到的是,这个批件10年后再次“上岗”,变成了该公司收费更换水表的依据。

  乾安县城市环境综合执法局法制科工作人员表示,该局接到过居民有关县水务公司更换水表涉嫌乱收费的投诉,自来水工作由该局的“三办”(供热、供水、燃气)负责。该局“三办”负责人谭主任告诉记者,作为行业主管部门,“三办”已经关注此事,县水务公司向居民收费更换水表,必须经过县发改局及物价部门批准。

  针对乾安县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向当地居民强行收费更换水表一事,吉林省消费者协会新闻发言人宗守运表示,该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侵权,并涉嫌强制消费。宗守运说:“没有经过审批的收费就是乱收费。即使有偿更换水表之事经过了有关部门批准,该公司也不能强制居民购买和使用其采购的水表。居民作为消费者,享有知情权和选择权。在更换水表的过程中,居民有权获知水表的价格、功能等信息,也可以到市场上自行购买,只要是经过质检部门检验合格的产品,就可以安装使用,水务公司无权干涉。水务公司如果以断水要挟居民,性质更加恶劣。因此,居民有权要求该公司停止侵权,退还违规收取的水表费。”

  10月14日,乾安县发改局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县水务公司的批件无效,县政府已经叫停了县水务公司违规换水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