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 利来国际最老牌的 > 一杭州小区总水表被拆 近万人断水20小时找消防车接水

一杭州小区总水表被拆 近万人断水20小时找消防车接水

  昨天下午2点,杭州下沙伊萨卡小区。几十名住户,簇拥在小区一处小广场上,渐渐排成了一队长龙。他们的手中,拎着各式各样的水桶和脸盆。队伍的末尾,不断有拎桶的居民加入。队伍的前头,是一辆消防车。

  居民们是特意赶来接水的。而在消防车赶来救援之前,整个伊萨卡小区,2498户住户,已经停水近20个小时了。

  管网维修?不是。水管爆裂?不是。前天中午,杭州市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下沙分公司的员工,将小区的总水表给拆了。

  为啥?欠费,长期拖欠水费。事实上,早在8月初,水务公司就曾张贴停水通知单,但那一次的“最后通牒”,并没有成真。

  “停水那会儿正好是晚饭时间,米是洗好开烧了,菜却没法子烧了。”伊萨卡住户胡女士一脸不满,说后来才了解到,水务公司工作人员还是穿了便服“偷偷进来的”,事先也没有任何通知,突然就把水给停了。

  等到一个下午过去,小区水塔的存水用完,正巧赶上大部分住户回家烧晚饭的时候,这一下子,就把近万人给断了炊。

  “早上起来洗个脸,擦脸都得用纸巾,用毛巾还得用水洗啊!而且啊,洗脸刷牙,底下都得放个脸盆,留着水去冲马桶。”住户刘阿姨愁啊,这一日三餐还能出去解决,可洗漱上厕所怎么办?“谁知道这一停要停多久!这样突然袭击,我们日子怎么过?”

  “我们好多人都是缴了水费的,岂能这样‘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’?”刘先生是温州人,直言买到伊萨卡是想着来过退休养老生活的,却没想到碰到这种荒唐事。

  刘先生说,住了两三年,也知道小区不少水费物业费收不上来,加上前任物业遗留下的一些问题,的确欠下了颇大一笔数额的水费,“但要么你就一户一表,谁欠费就停谁的水;要么你就找前任物业诉讼。我们这些交了水费的,难道就因为住在这里,就活该被停水吗?”

  拆表停水,对杭州水务集团来说,是最不愿走的一步,但实属无奈。据悉, 伊萨卡国际城小区一共2498户,近万人,这次因欠费而停水,创下杭城用户拆表数量最多的一次。

  这笔拖欠的水费究竟有多少?杭州水务集团管网部副经理沈国伟说,“伊萨卡国际城从去年开始拖欠水费,到目前为止,新物业今年一共交了40多万,但今年产生的欠费还有59万元,老物业拖欠85万元,共计144万元,这还不包括滞纳金。”

  和杭州其他高层小区一样,伊萨卡国际城是二次供水,小区内的供水设施和管网是全体业主共有的,换言之,小区采用总表制,一个小区就是一个单位,水费由物业代收代缴,水务集团按照总表直接向物业收费。

  “我们小区处在下沙江边,沉降比较厉害,管网渗漏情况很多。”小区新物业的常主任解释道,由于小区内部管网的渗漏,造成分表统计来的总额,和自来水公司的总表用水额度,有很大的差额。

  之前的物业,便是因此拒缴部分水费,更是在撤走前,把已经收缴的35万水费抵充物业费的缺口,一并带走了。

  而新入驻的绿洲物业面临更棘手的局面。常主任说,小区内水费难收。部分空房,业主并不在本地,难以联系。另一部分,大约700多户,都是群租的二房东,业委会为了减少群租,对这部分二房东提高物业费,但引起对方强烈反对,甚至因此拒缴物业费和水费。

  “到今年11月,水费大概是80来万,我们已经收缴了8月份之前的部分,给了水务公司,这三月的水费还在收。”常主任也觉得十分郁闷,他表示今年水费的缴纳情况要比老物业好很多,这还是水务集团没有与物业签订任何代缴合同,物业义务劳动的情况下。尽管这样,之前8次协商,水务公司依然态度坚决,“一定要我们连老物业欠下的85万水费一起交了,这怎么可能?”

  前天下午,白杨街道、下沙管委会再度出面协调。昨天下午,业主代表、物业、水务集团与社区,再度坐下进行协商。而在协商的同时——15:09,水务集团暂时恢复对小区供水。

  “我们一直张贴催缴单,8月份就有停水打算。”水务集团管网部副经理沈国伟坦言,这次停水实在是因为小区拖欠费用过高。

  为何不改一户一表?一来供水管网的改造需要不少投入;二来,连物业费水费都不缴纳的用户,会不会愿意出钱换水表也是个未知数。

  “由我们牵头协商这事情,已经好多次了。我们认为,现在比较成熟、可行的建议是,前任物业的欠款,暂时搁置另行处理,不应该算到现物业的头上来。”昨天下午五点,白杨街道综治科的王科长走出会议室。会议室里,几方代表依旧在进行协商。

  王科长告诉钱报记者,协商工作难度较大,估计要很长时间。目前,争议的焦点在于,能否将前任物业的欠款分隔开。

  事实上,伊萨卡国际城拖欠的144万水费,只是杭城水费欠费单上的其中一部分。今年8月,杭城水务集团启动水费清欠行动,当时共有二三十家小区共欠水费约3000万元。

  截至目前,水务集团累计“被欠费”还有2500多万,这其中,高层、小高层小区占了不小的比例。高层小区实行“总表制”、物业公司代收水费的传统模式,频频引发矛盾和纠纷,这已成为亟待破解的难题。杭州高层小区水表“集体户口”何时分家,实现真正意义上分表到户?据悉,目前杭城“一户一表”的用户已达到62万户,尚有40余万户高层、小高层住户未实现一户一表。

  事实上,钱报记者了解到,从2008年起,杭州就开始酝酿对已建高层住宅供水实行“分户计量、按户收费”改造。高层住宅实行“一户一表”后,居民用水更有保障。

  杭州水务集团表示,目前杭城关于二次供水政策尚未出台,关于加压能耗、一户一表改造、泵站管理等都未有明确规定。如今虽然已经提上议程,但具体出台时间还未确定。

  沈国伟告诉记者,宁波已经全部完成中高层住宅二次供水设施改造,杭州水务集团也早在2008年就出台了小高层、高层关于水表、泵站建设规范要求,一旦二次供水政策出台后,这些按照规范要求的高层、小高层小区能最快实现“一户一表”。(蒋慎敏 段罗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