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 利来国际w66 > 【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】西安机务段:火车头“修脚匠”亲历铁路

【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】西安机务段:火车头“修脚匠”亲历铁路

  镟修工张杰, 是西安机务段的一名镟修工人,从事镟轮工作已经30多年,据他介绍,火车日常运行会产生轮缘磨耗,车轮会不可避免的出现偏磨,当偏磨达到一定程度,会导致车辆运行的不稳定,产生颠簸感,影响旅客乘坐舒适度,同时会对车体的部分构件产生较大的应力作用,加快构件的疲劳损伤,威胁列车安全。

  镟修工张杰, 是西安机务段的一名镟修工人,从事镟轮工作已经30多年,据他介绍,火车日常运行会产生轮缘磨耗,车轮会不可避免的出现偏磨,当偏磨达到一定程度,会导致车辆运行的不稳定,产生颠簸感,影响旅客乘坐舒适度,同时会对车体的部分构件产生较大的应力作用,加快构件的疲劳损伤,威胁列车安全。

  镟轮工作,通俗的讲就是为火车头“修脚”工作,火车轮子与钢轨接触的表面叫“踏面”,它就像人的脚底,磨的时间长了就会产生损伤,不及时修脚,踏面的弧度就不够精确,高速运行时会影响火车平稳运行。

  张杰和同事们要定期为西安机务段的200多辆火车轮进行镟修作业,在他们的保障下,每台火车的轮子都一样大、一样圆,有相同的周长和运行轨迹,足够光洁的表面。

  刚到机务段上班时,张杰所在的西安机务段配属的大部分是蒸汽机车。由于当时蒸汽机车缺少互换配件,于是就有了车床工,主要是手工加工配件。

  车床工加工零件精度要求很高,0.1mm的误差都会导致零件无法使用。在从事车床工期间,他从老师傅身上不仅学会了加工零件这门手艺,也学到了老师傅们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机车大换型,内燃机车和电力机车取代了蒸汽机车,工业快速发展实现了配件流水线加工,而铁路旅客运输也越来越繁忙,机车使用频率高,轮子磨损快,和张杰一样的大批车床工应时代要求变换了战场,成为了机车镟轮工。

  镟轮工也是属于车床工,不同的是,一个是加工只有火柴棒大小的精巧零件,一个是镟修直径超过一米多、重达一吨多的机车轮对。在西安机务段,“韶山1”、“韶山3”、“韶山6”、“韶山7”、“和谐”型等多个系列的电力机车,以及“东风4”、“东风7”系列内燃机车,都经他们的手镟修过。

  “你们从机车外形看车型变化,而我从车底、车轮看车型变化。”张杰开玩笑的说。

  “镟修工作是一个非常精细的工种,每个环节都要很细心,虽然现在的镟轮工作已经比十几年前简单多了,但对技术、精度、责任心的要求依然很高。”张杰说。

  “以前镟轮要把每个火车轮拆卸下来进行镟修,称为落轮镟修技术,这种技术需要近百名工人一起才能完成,镟修一台火车要花费两三天时间,同时对工人的镟修技术要求很高,手工镟修不得有一丝误差;而现在的镟修技术叫不落轮镟修,火车轮子不需要拆卸,直接将火车头开至镟修机床上,固定好轮子开始镟修,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可以完成一组火车轮。比以前方便了很多,也节省了人力,现在镟修工作只需要五六个人就可以完成。”张杰介绍说。

  虽然只有五六个人在进行镟修工作,但要准确无误的让火车轮进入指定的镟修机床位置上,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这就是需要职工们的一个完美配合,指挥、驾驶员、电工等等一个也不能少。

  由于轮对表面创伤位置不固定,所以镟修过程中必须人为手动进行镟刀位置固定,这就要求镟修工必须要有精准的操作技艺及耐心的观察,精准的按照技术要求完成对轮子的镟修,且误差不能超过1mm。镟刀位置对不准,会使轮对之间轮径误差过大,导致换轮。如何保证能够按照技术要求不过量镟修,就要求所有镟修人员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。

  三十多年的工作经历让张杰总结了“望闻问切”的工作方法。望,就是紧盯切削点监控每一丝细节;闻,就是侧耳倾听切削中是否发生异响;问,就是时常要对轮对进行敲击,感受轮对的应力特性;切,就是使用轮缘卡尺精确测量轮对踏面弧度和轮对直径。而评价镟修质量的标准,除了制度上规定的工艺要求,张杰追求他心目中的“美”,几何尺寸要美,表面效果美,就连镟下来的刚渣滓都要形成打着转的螺旋美。

  “螳螂”是同事们为张杰取的绰号,因为他高超的镟修技术,就有了这个形象的称号。高建军与张杰同岁,在张杰眼里刚接触镟修工作的高建军就是个“小学生”,就这样张杰就给高建军当起了师父,同事们经常开玩笑,老汉教老汉,别有一番风趣,见到同事们开玩笑,高建军也开起了玩笑表示,要活到老学到老,不管服气不服气,跟着师父好好学。

  无论冬夏,张杰和他的镟修团队必须全程紧盯机床屏幕、及时清理镟修下来的钢渣,一刻也不能离开。(记者高伟 严钰哲)